老缝纫机

96试玩站长 109 0

春风缓缓徐来,夏至未央至此,秋风萧瑟涌起,冬至飞雪漫漫。微光总会透过窗,照向那早已落满灰尘的缝纫机上,大大的手轮上的漆早已掉落,可我对奶奶的思念从未减过。

今年夏季的太阳格外灿烂,照向那乌黑的缝纫机身上,映出了奶奶曾经在那儿忙碌的身影,脚踩着踏板前后摆动,手时不时放在手轮上,脸上挂着一副老花镜,时不时抬起头看向那儿所剩无几的线。奶奶是个很爱收集针线的人,屋子内的角落,有整整齐齐的铁盒陈列在那儿,那是旧时老一辈人用的饭盒,谁也不知奶奶究竟收集了多少。

在我的记忆中,冬季里脚下总是暖暖的,因为鞋里垫的总是奶奶亲手做的鞋垫儿,有厚有薄,满满的爱意永驻。

冬季的阳光格外温暖,洒向地面上的雪,蛟洁如明月,仿佛穿了一件白色的婚纱。冬季就应该穿雪地棉,一天下来,鞋内早已湿透,放学回到家一个熟悉的声音总会回响在耳边“宝贝,到家啦,想吃点啥?奶奶给你做。”一脸慈祥的老人映入眼帘,我看向那粗糙的手还拿着针线,脸上的老花镜还没来得及摘,就匆忙走过来迎接我。深夜,奶奶放下手里的活儿,将我的鞋放到缝纫机旁的暖气上,每天早晨提前放到门口,怕我着急找不到。

现在奶奶的腿脚不便,很少再碰缝纫机了,曾经那熟悉而又“吵闹”的声音很久没有听到了。怕缝纫机生锈,常常加上机油,防止它老化,这也许是我对奶奶的思念越来越浓了吧!

奶奶的手虽已粗糙,但也阻挡不了她的心灵手巧。尽管缝纫机使用不了,但奶奶也不闲着,支撑了一家人四季的拖鞋。春、秋、冬的拖鞋都是包头,冬天会在面儿上多加几层布;夏季的拖鞋就像凉鞋一样,面儿上仅有层薄薄的布,不冷也不热。每到新年,奶奶总会将她新制成的拖鞋递给我;本历年时,奶奶就会做红色的拖鞋,象征着我今年要红红火火。之前也尝试过将针扎在鞋帮里,将线穿过去,费了好大劲,后来奶奶才告诉我干活需要巧劲儿。

这边的第一场雪已经下完了,不知道您是否看到,原谅我未能陪在您身边一起赏雪。时光往再,白驹过隙,回想与您一起生活的麝施,后悔当初没有珍惜。

每当我望向那熟悉的缝纫机,总有一股温暖而又十分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光,再次透过窗户照向它,唯独没有变化的就是我对您的思念。

本文地址:https://www.96shiwan.com/zhxz/28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96试玩站长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