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好似浑浑噩噩地飞着,将巢筑在这颗“树”的角落

96试玩站长 19 0

是故,它也算作浅眠于无数个芯片之中。它好似浑浑噩噩地飞着,将巢筑在这颗“树”的角落

鸟儿隐藏在树冠里窥探着人来人往,同时也愈觉空气的稀薄,呼吸愈紧,积郁了小小一个胸腔。高楼林立,又起百仞,真正的树木已然鲜少。它亦能够看到同伴的鸟巢,具有规划性与美学感地被安置于枝干,疏密得当,不辨真假。

科技发展至今,那源于自然环境的资源早已枯竭,大家已经不愿再作尝试,世界早不再属于自然的掌握下。人们为了活下去,一出生便将自己的呼吸器官改造成甲式呼吸器,地球上一点植株的痕迹皆无,谁都不想窒息而死。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光子原型机通过模拟场景达到的几千年前的过去。也不会有人能够想象到,昔时的天空大海,倒映着为葳蕤的草木,燕雀啁啾,甘愿为搭建巢穴而忙碌奔波着搜集材料。

氧气变为了商品,高成品商品。而参天的树木依附于它,筑巢的鸟儿依附于树木。缺少了一环,便再无法弥补。今昔的人们为了营造昔日的假象,人为地保留着鸟巢。然不尽人意。

时移事往,人类为了更好地保存鸟巢的真迹,创造了希望之翼日夜拥护。它会从内部张开,犹如虫眼一般的荧光罩覆盖了整个鸟巢。然而,它并不被赋予高超的计算演变能力,并不能推演出未来所会发生的某个细微动作。未能生成生活轨迹,即使有着及时的能量供给,却也不能移动,一个个鸟巢,也被束缚在那方寸之地。

无人知晓,鸟儿被迫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它失去了最爱的地方,毕竟只有翠绿,才算作灵魂深处的唯一暖色。躯体和灵魂若是分开的形状,定然也不会长久。拒绝能量的它,也破坏着希望之翼的运算规则。那一日,随着轻微的一声响动,鸟巢出现了荡荡纹波碧绿的光泽,翠色的树叶,原来不过是一场梦幻般的泡影于这一刻破碎。捕梦网捕不到未来,日晷指不出生路,智能算不出以后,救生球咔咔碎裂的声响再下坠过程里被放大到了极致。

彼时,树上已经没有鸟巢。鸟巢却出现在了一个长长的,装满蓝色液体的罐子里,人类称它们为保养仓,穿着白色大褂的人们围着它。

人们的声音响起了,“相信大家也知道我们的目的,没错,我们要重视自己的家园!环境……氧气……是新世界的神明。”

然而,空间内只余了崩坏的电子音,未说完的话语。

本文地址:https://www.96shiwan.com/zhxz/25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96试玩站长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